ENGLISH 现在是:
智慧财产网
吴汉东

吴汉东:企业知识产权:战略选择与资本运营

时间:2016-11-01   出处:法务收藏家  作者:吴汉东  点击:
1.  自从上个世纪80年代以来,经济全球化可以说对各国的经济与社会发展产生了深刻的影响,无论是从1994年成立的世界贸易组织,以及到近年来正在酝酿的TPP,都贯穿了这样的国际贸易规则,那就是把知识产权保护作为国际经贸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现在无论是北美自由贸易区还是欧盟共同市场,以至于亚洲东盟,这些多边贸易协定都有一个标配,那就是保护知识产权! 2.  在国际贸易当中美国的民粹主义抬头,保守主义思潮盛行。无论美国总统由谁来做,这种贸易的全球化、知识产权保护的全球化,这种总的趋势是不会改变的。TPP也许通过和生效将会有待时日,但是知识产权国际保护制度这种大趋势我们还是要保持十分清醒的头脑。 3.  总的说来,知识产权保护对于发展中国家政府和企业都产生一种客观的压力,所以我们要奉行走出去战略,必须妥善应对知识产权问题!中国的企业应当有一个全球化的思维,这是因为中国的市场与国际市场相联系而存在的,而在当代国际经贸体系当中知识产权保护与国际贸易投资紧密相连,可以这么说,知识产权已经成为了各国实力比拼的主战场。据统计,在WTO框架之下知识产权大约控制了价值十万亿美金的有形货物贸易和无形的服务贸易,在这样的全球化市场有必要通过知识产权的合理布局来进行竞争。 4.  过去我们常规的武器是广告战、价格战,现在应该认识到我们的尖端武器、战略武器应该是专利战、品牌战、版权贸易战。根据我的观察,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后尽管局部战争、地区战争依然存在,但是总的来说,我们更多看到的是没有硝烟的战争,譬如粮食战争、石油战争、货币战争、信息战争,还有就是我们今天所讲到的知识产权战争。温家宝曾经说过一句话,他说“世界未来的竞争就是知识产权的竞争”。 5.  无论虚拟经济怎么发展,中国制造在经济发展中的核心地位是不能动摇的,所以说,国务院的相关文件《中国制造2025》指出,制造业是国民经济的主体,是立国之本、兴国之器、强国之基! 6.  质量是中国制造业的生命线,产品质量不仅是表现为一个国家的工业精神,还涉及到这个国家的法治水平、文明程度和民族文化。质量问题应该说是中国制造最为头疼的问题,过去几十年间中国制造的速度为举世瞩目,深圳制造是中国经济改革开放的代名词,中国速度也是全球经济发展的标杆。 7.  中国制造在国际市场的形象是什么?现在还找不到很恰当的名词,当然我们过去谈到中国制造无时不在、无处不有,全世界的消费者离不开中国制造,这是可以点赞的地方。另外一方面,中国产品的质量不仅欧美发达国家,乃至于黑非洲的国家、乃至于东南亚的国家都不敢恭维。我们的产品很多只能摆在北美西欧超市低价货位上,被称为廉价品、便宜货的代名词。所以就现在来看中国制造是一个什么问题?我们生产产品但是缺乏有国际影响的民族品牌。 8.  在信息化的今天世界被扁平化了,在某种意义上说产品的消费就是品牌的消费,消费者是认牌购货,品牌有影响力、有吸引力,那么消费者就对这个品牌给予了信任度、忠诚度。所以在目前的情况来看,中国缺乏的就是国际知名品牌,比缺核心技术、关键技术专利更多。……我们现在有250种以上的产品,生产量、出口量世界第一,但是90%是加工贸易,缺乏自己的品牌。所以这种情况下,品牌的打造是实现中国制造升级换代的非常重要的着力点。 9.  从知识产权到无形资产,我觉得有一个过程,也就是说知识产权的价值实现靠什么?靠转化、实施和运用,在这里面就涉及到知识产权转化方式,以及最终产生的知识产权资本运营问题。 10.  知识产权是企业法定无形资产的基础,有了法律授予你的专利、商标和版权,才有可能使你的无形资产产生受保护的产权形式。所以说,首先必须有法律授予的知识产权,这是法定无形资产产生的基础。反过来说,仅仅有了法律的授权并不能当然地形成有价值的无形资产,知识产权只有在转化实施过程当中,为市场所认可、所承认,产生效益,才可以成为正资产,否则就是零资产、负资产。 11.  专利运营最终是要服务于本国的产业全球化竞争的发展目标,不是在国内小打小闹,所以战略性的新兴产业、龙头代表性的企业往往是专利运营的主力军,而且它的专利要具有影响力、广泛的应用力。
(未经吴汉东教授审核,如有谬误,文责由编辑承担) 

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网(知产法网)主编


蒋志培 中国人民大学法学博士,曾在英国伯明翰大学法学院、美国约翰马歇尔法学院任高级访问学者,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北京外国语大学法学院兼职教授,中国知识产权司法保护网主编、国家社科基金评审委员会专家,2014年、2015年受美国约翰马歇尔法学院、中国驻加拿大使馆和加方科技部邀请参加知识产权法律和创新论坛并演讲,2013年12月获得中国版权事业卓越成就奖。